CEO中文网

刘纪鹏:应推出积极的资本政策(2)


刘纪鹏:近一年的改革中,从倡导投资理念到坚持上市公司分红,以及严惩内部交易这三点我比较认同,也是这一年来新政的亮点。

对于新政较多,今年A股表现却不佳的原因,我认为主要是两个方面:第一,市场任务艰巨,积累了20多年的问题,想在一年里解决不可能。第二,倡导新理念太难了。当改革到一定程度,涉及改革者的切身利益时,改革就较艰难了。这需要改革者拥有较好的理念,带动监管机构进行“自我革命”。总体来说,改革成功标志应将是从重审批转移到重监管上来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中国资本市场正在向成熟市场迈进。那么如何界定成熟市场所具有的特征?我们距离这一阶段还有多大的差距?

刘纪鹏:我们现在还没有跟国际接轨,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是我们跟海外资本市场靠拢的借鉴。但现在这个项目没有完全放开,我们很大程度上还得尊重国情,借鉴国际规范。

这个国情是指散户为主的现象还会持续较长时间。另外,中国股市处于“新兴尚未转轨”阶段,还面临H股、B股与A股的统一没解决;最后,中国上市公司中还有部分公司是国有控股的,这些特点决定了在进一步改革与发展中,还得尊重国情与借鉴规范的思路,解决资本市场的问题。如果一味地照抄国外的,效果也不会太好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对于今年鼓励QFII、社保基金等长期资金入市的举措与效果怎么看?如何才能真正提高股市对投资者的吸引力?

刘纪鹏:QFII与社保基金本身就是正常的投资人,虽然对稳定市场有效果,但不能对其期望过高。社保基金进来过多对我们并不是非常有利,这毕竟是大家的养命钱,必须是赚钱的,投资者别对社保基金抱有太大希望,应以提高自身素质为宜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下一阶段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路径和发展趋势是什么?对推动我国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有何建设性建议,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?

刘纪鹏: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路径要做到两方面:一是尊重国情;二是借鉴国外成熟资本市场经验,吸取精华,少交学费。
中国资本市场积重难返,股市持续下跌,投资人信心严重丧失,这样的情况绝非正常。面对困局,问题症结所在正是制度出了问题。为此,我们要抓住制度这个主要矛盾。

建议主要从四个方面着手解决:第一,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市场,尤其是大力发展债券市场,成立债券交易所,大力发展企业债与公司债等,强化直接融资。

第二,不仅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支持,还应该推出积极的资本政策,以保护股民利益。

第三,建立公平、正义、有效率的市场;股市如没有公平与正义,就没效益,应重新树立投资人的地位,重视投资人的利益。

第四,严控家族企业一股独大。第一股东股份应限制在30%左右,同时大小非减持凡超过30%,无论在什么价格减持都应告知,不能随意减持与套现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CEO中文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