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O中文网

金融危机下焦虑的MBA学子 MBA文凭不如能喝酒?

焦虑的MBA

就在2007年,国内各大商学院还信心满满地宣布100%的就业率,稳居榜首的求职方向是金融行业。

但如今当我们再问起2008年MBA的签约率和就职方向,各家商学院却以种种理由搪塞,缄口的背后似有难言之隐。

自2002年以来,MBA(工商管理硕士)毕业生似乎从没有经历过如此艰难的事情。

今年就业形势总体不如往年,许多在读和即将毕业的MBA都能感受到。传统招聘“大户”——投行和金融服务企业削减了招聘人数;来招聘的企业也纷纷削减了预算;不少MBA更是主动把薪水期望调低;原本几乎是笃定的实习岗位现在也变得紧俏起来,不能保证让MBA实习生获得全职工作。

学员们焦虑,学校也一样。

“MBA文凭不如能喝酒”

吴斌就读MBA已经有整整一年的时间,在接受采访时,他拒绝透露自己的学校,只说,这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一所商学院,有最好的师资和课程。

“在落魄的时候说这些,会给学校抹黑。”他调侃的话语难以遮掩微窘的表情。

在入学之前,吴斌在一家国有大型集团公司担任财务工作,每天都要向集团下属的几十家子公司传达工作计划和要求。虽然这份工作的收入谈不上丰厚,但还算得上稳定,上司也很赏识他。

除了正经工作外,能言善辩的吴斌还自己开了一家个体的婚庆主持公司,接一些主持生意,赚些零花钱。

因为工作需要,时常接触一些银行的客户经理,吴斌有了转行的想法。这些客户经理,年收入20万元以上,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打电话,拜访拜访客户,工作轻松赚钱多,让吴斌动了心。

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计划,先考金融MBA,再跳槽银行,一边学习金融知识,一边开始工作,等到毕业之后,说不定就能往上晋升了。

起初,计划还很顺利,不仅考上了MBA,还顺利跳到了平安银行,成了对公业务的客户经理。可几个月下来,吴斌肩上的压力却与日俱增。身边的同学最先感觉到了他的变化。同班好友冯奇说,刚开学的时候,吴斌是班上最活跃的同学,又主动竞选班干部,可现在他常常不来上课,也很少在课上发言或发邮件给大家了,一直郁郁寡欢的样子,就像个“瘪”掉的气球。

吴斌很少和同学谈现在的工作,只有几个最好的朋友知道他的境况,他自己说,“现在看来,银行对公业务的客户经理,并不特别需要金融知识,是不是MBA也无所谓,反而更需要和人打交道,能喝酒……”

吴斌最初拿到的指标是3个月拉到3000万元存款,做不到就得走人。回想当时的决定,吴斌说,那简直就是破釜沉舟。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了自己的生活状态,字字句句都留下了辛酸:“每天拎着包去跑客户,路上两个小时,而客户有时候只有10分钟的时间和你聊。”“拉存款的过程,需要厚着脸皮,求爷爷告奶奶,这些都是以前难以想象的,和MBA学习几乎没有关系。”

在没有存款之前,吴斌的月薪降到了2000元左右,连房租的钱都不够。直到近半年之后,他才勉强从原来的工作单位拉来了1000万元的存款,并在上司的帮助下拉到另外的1000万元存款,“不过,这部分佣金还要和上司分成。”

就这样,吴斌勉强留在了银行里,但压力却每时每刻都跟随着他,不断增加的存款指标和其他业务指标,甚至常常让他无暇顾及MBA的课程。

“现在我真的不知道,这些课、这张文凭对我是不是那么重要,都说进银行要讲背景、讲能力和知识,可我自己的感受是,有关系、能喝酒、会做人才是最重要的,而像我们这样的客户经理、信贷员是银行里比例最大的工作群体,这就是现实。”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CEO中文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